道理听了这么多,为什么我还是做不好电商?

营销管理
王老司说电商
 1.70w
2019-11-12

双十一结束,收拾收拾把尾货库存处理给经销商,再来个双十二,9012年就算过完了。从预热到完成订单发货,基本上从9月开始,电商人就开始跟“幼升小”的爹妈一样,天天给自己的店铺打鸡血。

然而,双十一的美丽结局也许就像那出门右转两个路口外的知名民办小学一样,看着很近,看了很久,但就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做营销的,就是收智商税。收不了客户的,就收收内部的,扒拉点新名词,搞点酷炫的活动,然后大家不明觉厉,肃然起敬,我们接着再糊弄一年。

幸好,现在“双十一”前多了个进博会,总算是分散了一些内部同事的注意力。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段子说:《皇帝的新衣》的故事里,那个小孩说了真话后肯定要遭皇帝记恨,说不定会被“满门抄斩”。

那他该怎么既说了真话,又不被皇上记恨呢?有神回复支招说:哇塞!皇上的小弟弟好大啊!嗯,进博会确实太重要了,至少老板不会一个月前就开始天天盯着我问“双十一”目标了。

这一整年,我们都被传(Hu)授(You)了哪些概念?我想大家闭上眼睛,仔细思考3分钟,大概想不起几个那些曾经被刷屏热议的“新概念”了吧。

营销的热点,来的快,去的更快。

来的时候,这些话听起来怎么都有道理。去的时候又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深夜,当你放下熟睡的娃,胡乱敷上去年双十一时为了“满减”而买多了的面膜,打开手机,刷到圈儿内的人都在转的某个营销新概念的时候,你一边读,一边感觉,那股当年刚开始从事这份工作的激情似乎又渐渐回到了身上,好多模模糊糊的事儿一下子豁然开朗。

刹那激动,不禁流下两行热泪,心想明天一定要开始换一种方法来做好自己公司的营销工作,让同行们对我们刮目相看。

然而,当第二天打开邮箱,看到Agency的小朋友发来的双十一推文稿,立马如同看到自家孩子把数学作业写到语文练习本上一样,气是不打一处来。果断抄起电话,在保持大公司员工素质的最大限度下淡淡地说了一句:“推文基本还是过的去的,不过,有一点小问题。(省略后面的80处修改要求……)”。

这一个“复兴日”又悄然过去了。

前几天看到一篇笑岔气的文章,说有个企业家,按着证券卖方写的研究报告投资,结果愣是亏了2个亿。

不过,这位土豪也没有显得很生气,而是耐心教育这位研究员:写报告还是要走心,不然,其他人真拿着家当去投资可就倾家荡产了。投资圈每年研报总数2万篇左右,准确率不到20%。

2019年看见最多的是“雄安概念”(套了一批),“互联网金融概念”(又套了一批),“为国接盘概念”(干脆套死了一批),然后“区块链概念”出台(快要套一批了)。

实际上,营销圈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年初讲要上“小红书”,“抖音”做点内容(养活了一批待业青年);过两个月KOL价格翻番了,要省钱,提出一个KOC(又把剩下那点儿待业青年养活了);然后觉得不如亲自操刀,从自己客户下手,弄一个“私域流量”,搞大自己的朋友圈(养活了一批帮你把“微信阅读量”“翻”成营销效果监测报告的人);

年末了,又来了一批打假的,说那些才花了10万块预算找人写段子的人都被坑了,我们这些传(Qiong)统(Bi)公司的预算结构可能不适合去搞流量。

所以,这一整年的事儿翻译过来就是,年初卯足了劲儿要做出点新气象,结果发现自己口袋里没有钱。东拼西凑地找了一群十八线小网红凑一台戏,还得自己亲自操刀写文案,拉客户转发。

最后,你好不容易攒了一堆能在年末写进PPT里的数字,想表表功了,别人告诉你“都是假的数据”。

很多营销人没想到的是,自己天天想破脑袋去“套路”自己业务上的那几个客户,结果却被别人给“套路”进去了,成了人家的客户。你一开始没想明白的是,其实你自己就是那些你被宣传和教育的营销手段实现的最好案例。

每年都有各种组织搞一堆的营销或者数字化峰会。他们专门找各式各样的大牌公司里那些抬头听起来就如雷贯耳的人,穿着精致,照片俊美,轮流登台,把他们各自给老板汇报的PPT里数字“添油加醋”后再“王婆卖瓜”一番。

每一个分享的成功案例都看着如此唾手可得,然后台上台下欢聚一堂,如此盛会。

插空时,赞助商们会上来炒作概念,插播硬广,收小白的智商税。

那些初入营销圈的,基本就已经信了一半了,尤其是刚才分享的那些大公司似乎就是用的就是这几个乙方的服务。

而那些老鸟们则没这么容易上套,都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没关系,会务组留存的你的信息比你平时公众号SCRM收集的可详细的多了,说不定连你上家公司里干什么的,小孩在哪个学校都查的一清二楚。

随后,那些乙方代表们的就出来加微信了。似乎他们的5,000人上线是开挂的,二维码举在手上就好像是5元一付的煎饼摊上的收款码,随便扫。

有时候,为了加个人,他们还得放点彩头,不过,一般都是礼轻“意义”重的。比如某本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写的书,比如一张只能换他们公司“硬广宣传”的课程抵用券等等。

反正不能谈钱,谈钱伤感情,对我们这些高大上的营销人来说太俗气。

后面,就是他们如何经营这些“私域流量”了。案例和行业报告天天发群,发圈儿。某天他们公司签了什么新客户,参加了什么行业聚会,来了什么领导,招了一个美女客服或高级码农都得上大字报。

就怕你一天看不到他们公司信息就以为他们倒闭了,直到你终于忍不住在小窗里问,你们和谁谁谁家签约是怎么回事,那就是鱼儿养肥该上钩了。

要说那些个营销人为什么会去这些会,那也不难理解。这类会一般都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而且一个比一个国际化和大牌,恨不得说是党中央国务院特批的,你要是不参加就该直接被拉出去枪毙。

其次,他们都会试图请一些看上去很腻害的嘉宾。这些嘉宾在台上一亮相,一报抬头,那绝对是高冷,神秘,让人肃然起敬。

不过,要是你去他们公司拜访一下本人,也许看到他们那小办公桌就对着男厕所门口。

最后就是很多会议标着高价,却会通过各种途径给一些免费或者特别低的票价,让你觉得自己很重要,还占了便宜,所以不得不去。

王老湿当然也有很多人邀请去做演讲,不过今年的几乎是全部推掉了。偶尔有几个会是被追着邀请了几个月而不好意思答应了,也可能最后因为各种原因而不(Zhao)得(Jie)不(Kou)临时取消。

并非说王老湿清(Zhuang)高(Bi)。一来,我是个负责的分享者,我希望给大家带去真实,实用,新鲜的内容。

类似某些嘉宾5年如一日讲一个主题的,我做不出来;拿着乙方的稿子贴几页假数据显摆的,我也做不出来;演讲时候大家听了不好玩,好像年底做业绩汇报的,我也不想做。

那么,一般连着讲了几年的人,还哪有那么多新的,好玩的,有用的,真实的东西再拿出来做分享?

即使真有这些内容,平时写公众号已经占用了不少业余时间,要是再热衷于这些活动,加上准备时间,还是会影响工作和生活的。所以,老湿决定基本不参加。

不过,明年为了推销自己的新书,说不定又得去走走穴,刷刷粉。

当然,王老湿不愿意去,有的是人愿意去。在这个行业,KOL和KOC并没太大差别,只要是长的对得起观众,说话有条理,能讲几个段子,不要照本宣读,再配上一个大公司的抬头的,基本都能火。

每年的峰会都会有几个新的小哥哥小姐姐被大家围观膜拜,圈来一堆“迷弟迷妹”。

只是,能持续经营好这个IP或者拿来变现的,并不多。更多的,还是成了被别人变现的“道具”。

我身边不少人,过去几年中每年都会参加一两个峰会,也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做一些交流。

可惜,道理听了一大堆,却还是做不好自己的工作。我就跟他们说,当年我在原来的公司做电商,个人的能力和智慧固然重要,因为没有经验可循。

但是,公司的平台,内部的助力,行业的差异亦是极其重要的元素。

早上看到一个帖子,说有人问一个公司的CEO:为什么把公司所有资源投入发展电商?他说,电商是现在发展最快的渠道,公司要增长,就该做电商啊。

但是,别人又说:那你做了几十年的传统渠道都做不好,凭什么你就觉得在电商能做好呢?

江湖上传闻的电商的“早鸟价”,约莫在2012年就已经结束了。现已经2019年了,做生意,求发展,一饮一啄,皆有定数。2684亿中,有你多少?

参与讨论